精选2015激励人心的励志的句子大全摘抄,人生经典励志名言名句大全阅读,一句话经典语录集锦,搜罗古今中外名人励志故事大全 [Ctrl + D 收藏本站]
热搜:
当前位置: 励志文学天地网 > 武侠小说 > 司马翎 > 仙剑佛刀 >

第四十二章

2016-08-16 18:31 [仙剑佛刀] / 阅读次数:

所以他先承认一定落败,却把能支持的时间,尽量多说一点。

果然徐小芸面色一变,玉手从衣袋中取了一物出来。

黄忍一眼瞥见,心中大喜。

薛陵已道:“你未免自负过高了,我告诉你,假如我一心一意要取你性命的话,哼!

哼!哼!你走得上三招,我就亲自割下人头,双手奉上。”

他星目中射出迫人的威光芒,转眼瞥视过徐小芸他们,又道“也许你们从来看惯了是轻诺寡信之人,所以对我所说奉上人头之言,并不相信,但这也由得你们,本人有生以来,从无虚言,虽然是我的第一号仇人朱公明,亦相信得过我的许诺呢!”

他豪迈地一笑,又道:“现在我告诉你们,何以不打算在三招之内就取你性命之故,因为只有黄忍你晓得此山出入的道,假如你从实供出,我或可饶你一死。”

黄忍沉吟一下,才道:“你未免太自负了,假如我的弟子在此,嘿!嘿!你连逃生之机也没有呢?”

薛陵面色一沉,道:“笑话!你的门人只不过炼成了无敌神手一种绝艺而已,我薛陵早知此事,还敢孤身深入此间,岂有怕你们之理?”

他这话说得声色俱厉,气势雄壮异常。不但徐小芸相信,便黄忍他也不能不信,胆气为之一怯。

薛陵又道:“我先问明白一事,那就是你如若誓死不肯吐露道之事,那我就在三招之内,取你狗命,假如你认为尚可商量,那么我最多使你受伤,绝不当场击毙,你小心点回答这个问题!”

黄忍沉吟一下,心想:“留得青山在,那怕没柴烧?”

当下应道:“当然有得商量。”

薛陵道:“很好!”

再迫前两步,举步拍去。

他掌势出处,乍看并无可异之处,但掌力甫离掌心,顿时不知从何而生的一种震耳惊心的呼啸声。

黄忍连劈三掌,这才拆解了对方一掌之势,但这刻他已深信对方三招之言,果然不假。

薛陵第二掌随手劈出,接着转眼向徐小芸道:

“你走远一点,查看四下情形,如若有人出现,速速通知我。”

徐小芸不知如何,竟屈服在他这等凛凛生威的英雄气慨之下,口中应了一声,其实她心中还在考虑要不要趁机施放警讯?

黄忍怒喝道:“贱婢你当真作反了?”

徐小芸听得此言,忽下决心,道:“薛大侠小心点,万万不可被他拿到衣服,不然的话,老山主立时可以得到警讯。”

黄忍更加大怒,喝道:“贱人!你敢是忘了本山严规,嘿!嘿!不久你定将后悔。”

徐小芸不理他,一手拉了阿章,让他躲在树丛内,自己这才奔去,找一处形势较佳之地,守望四下情形。

黄忍被薛陵一连三四掌,杀得手脚忙乱。

他最感到大惑不解的,是敌人的掌力奇异之极,说强不强,说弱不弱,总是恰恰使自己感到抵敌不住。

不但如此,每逢黄忍反击之时,用力越猛,敌人的掌势也就相应增强。总之,这是一个绝对无法击败的敌人,那黄忍唯一的印象,便只此而已。

薛陵的“两极心功”,可以化入任何兵刃拳脚之中。

因此他如若使出“巨灵六式”,则他一掌之威,加增了先天真力在内,自是无坚不摧,以黄忍这等人物,如何抵挡得住?

他们拳来脚往,搏斗了二十招左右,薛陵突然一掌切入,“啪”的一声,把黄忍石臂臂骨切碎。

薛陵存心要他吃点苦头,因此之故,招数一松,黄忍虽是奇疼攻心,但他天性悍之极,一看有一丝机会,左掌如迅雷劈出。

谁知薛陵的掌势不知如何又切了下来,又是一声脆响过处,黄忍左臂断折,变成无手可用之人。

他双臂先后折断,这等疼痛,如是常人,早就昏死多时,但黄忍性情强悍,武功深厚,忍受力自然远胜常人。

正因如此,他才格外多受许多痛苦,而仍然不曾昏死过去。

薛陵也不再动他,让他屹立当地,只见他满头热汗,有如雨下,满面皆是负痛的惨厉之容。

薛陵道:“黄忍!假如你心智尚清,我就劝你赶紧把密和盘托出,免得白白受罪。”

黄忍道:“薛大侠………本山道,我亦所知有限,只怕………未餍大侠之意,仍然难保蚁命。”

他好几次都得停口吸气,忍住疼痛,方能再说下去,以他这等悍残恶之人,尚且如此,可见得实在极是难熬。

薛陵道:“你把你所知的和盘托出,我自能分辨真伪,有无隐瞒。”

黄忍深深吸一口气,道:“据我所知,这条道工程之浩大,宇内无双………五十年前,那本是一条天然道,但这数十年来,经过老山主以人工布置,简直可使人无法置信,例如这条数十里长的道,有数十丈宽,十来丈高,整条通道都平滑异常,又光亮异常,谁也弄不清楚老山主如何设计的?”

薛陵道:“本山人力不成问题,加上数十载之功,雕凿出一条通道,岂算得希奇之事?

黄忍道:“薛大侠这般说法,未免太低估老山主的无上神通了,古人说那剑阁栈道乃是六丁六甲开辟,但本山这一条道,连六丁六甲也休想辟削出来,我告诉你,这条道由内而外,容或有高下倾斜的不同,但其中有四五段,底下是无底深壑,整条石甬道,那么巨大,却架设其上,横过绝壑,这等工程,教人连梦中也不敢相信!”

薛陵道:“也许原先就有天生石梁横架其上,这又何足为异。”

黄忽见他不信,不得不找出有说服之力的事实,当下道:

“就算如薛大侠所言,原先有天生石粱,横过绝壑,而老山主不过是因势利导,造成石壁甬道,好!就算如此吧,但据我所知,这一条道,其中有若干节可以移动,若山主一举手间,数十丈长的道会移开老远,要知一段数十丈长的甬道,就算集合天下间千千万万的大力士,也无法摇撼分毫,但老山主却有这等移山倒海的神通。”

薛陵不再多辩,问道:“这条道入口在那里,出口又在何处?”

黄忍道:“在枫山石林谷内,这条道,名曰康庄,可真是一条康庄大道。”

他满头热汗,流个不停,但仍然支持得住。

可见得他实在亦是功深力厚的高手,放眼当世,似他这等身手之人,已是未可多得了。

但他却交了霉运,偏偏碰上薛陵,方会落得这等地步。

薛陵道:“你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是也不是?”

黄忍道:“是的!请薛大侠亮察。”

薛陵笑道:“如若我是暗察,那也罢了,既是亮察,少不得要指出一两点你言犹未尽之。”

黄忍大惊道:“大侠这一提,在下可就记起忘了奉告这儿到枫山石林谷如何走法一节了。”

薛陵道:“正是如此,快说吧!”

黄忍把路径方向详细说出,内容涉及大洪炉这一区,却没提到赤炎炼狱。

薛陵记牢他每一句话,又问道:“然则那石林谷内是何情状,有没有埋伏之类的布置?

黄忍道:“在下去过一次,那座谷内地势辽阔平坦,但却布满了石笋,有大有小,形状大致都是上尖下大,除了这些石笋之外,不见其他可疑之物,但据在下听得的传说,这石林谷内设有伏兵,数逾万千。”

薛陵道:“然则这个传说你信也不信?”

黄忍沉吟一下,才道:“假如有万千伏兵,藏匿在遍地皆是的石笋之后,的确无法查看得出,但在下却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本山所辖的区域虽广,尽可以容纳数十万之众,则一万八千个军兵,并不希奇,然而兵源从何而至,驻扎之地何在,以何法供应这一支军队?即使这一支军队自耕自食,那么耕地何在?”

他一口气提出几个问题,薛陵却觉得其中有点不合情理,当即问道:

“你既说本山区域辽辟,容纳三五十万人也不成问题,则耕种之地,岂会没有之理?”

黄忍道:“有当然有,但本山占地最多的是罪恶城,此城居民多达数万,本山可以耕种之地,差不多都在此城周圉,耕种织造以及渔牧所得,尚未能自给自足,如何供养如此庞大的军队?”

薛陵道:“胡说,只要田地足够,为何不能自给自足?”

黄忍道:“那罪恶城数万居民中,辛勤工作之人,实在不多,因此之故,不但粮食不足,那日用之物,更见缺乏,何况本山服苦役的人多达千名以上,这些奴隶光是消耗,不事生产,故此据在下所知,木山每个月都须得从外面购运大量物资,又须补充奴隶的遗缺。”

薛陵冷冷一笑道:“虽然你的话尚有不尽不实之处,但我仍然放你一条生路。”

徐小芸突然跃过来,原来她一直在附近巡逻,耳朵从未放过他们对答时任何言语。她急急道:“薛大侠,你若是放过此人,咱们休想活着离开此山。”

她话声略顿,又道:“贱妾倒不在乎一死,但老山主所设的刑堂中,那二十种毒刑,纵是铁打金刚,也熬不住。”

薛陵道:“我平生行事,言出必践,纵是这般危险的局势,也不能食言而肥,此是正邪的最大分野,徐姑娘休得相劝了。”

黄忍从他的口气中,听出了他的坚决心意,不免暗喜,阴森森地瞪那徐小芸一眼,忖道:“老子今日只要死不了,你这大胆丫头定然有得瞧的。嘿!嘿!老子在你身上恣意取乐之后,才慢慢的拿毒刑收拾你……”

徐小芸碰到了黄忍的目光,骇得面色发青,索索发抖。

薛陵突然间觉得这个美女已快要使他的心软化,她那美艳的面庞上,不但显得十分惊怖。

最动人的还是她那丰满诱人的胴体。在薄薄的衣裳下战抖着。

徐小芸曾经赤裸地暴露在薛陵眼前,而她这刻仅只是罩上一件外衣,山风过处,薄薄的罗衣贴在身上,峰峦起伏,曲线分明,使人无法不想到衣服下面的这具胴体,那娇嫩白晰的反肤,宛如展露在眼前。

薛陵定一定神,才道:“徐姑娘,我不能不履行诺言,实在十分抱歉。”

徐小芸深深叹息一声,才道:“既然薛大侠定要放他生路,贱妾也没奈何,只求您暂时不要放他,等我们料理好后事还不迟。”

薛陵正要答应,忽然觉得不对,问道:“你有什么后事,还有谁呢,可是阿章?”

徐小芸苦笑一下,道:“不错!我这就先行杀死阿章,然后自杀,可是您一定得等上一会才行,不然的话,他一发出警讯,老山主仍然有法子把我们抓回去施刑。”

薛陵道:“你的意思是须得死透了,万孽法师才无可奈何,是也不是?”

徐小芸道:“正是如此。”

黄忍接口道:“胡说八道,人死之后,如何尚能施刑,你分明是既怕山规,又不敢畏罪自杀………”

薛陵虎目中射出慑人的威光,叱道:“闭咀!谁叫你说话的?”

黄忍大为震骇,生怕薛陵乘机改变主意,连忙道:“是!是!在下不该多咀。”

薛陵冷冷一笑,道:“徐姑娘,在你自杀之前,我还得麻烦你一件事。”

徐小芸叹息一声,道:“薛大侠,你的心肠也真够硬的了,好吧!有什么事我可以效劳的呢?”

薛陵道:“劳你驾走一趟,取一瓢清水来,这饮用之后,我才放他走。”

黄忍没有做声,甚至没有任何表情。

薛陵忖道:“莫非那清水对他不生效力?”

徐小芸道:“那得费上不少时间呢!”

薛陵道:“不要紧,反正他是总教习,没有什么差事羁身,不会有人找他的。”

徐小芸道:“既然薛大侠坚持此意,贱妾走一趟便是了。”

她转身迅快奔去,很快就失去了踪影。

黄忍不在乎地缓缓坐落地上,口中微微发出呻吟之声,过了一会,他终于打破了沉默,道:“薛大侠,徐小芸她是一定不会回来的啦!”

薛陵道:“那么咱们就等着瞧吧!”

又过了片刻,黄忍道:“薛大侠,您想离开本山,实非易事,小人蒙您老开恩,赐予活命,小人岂可无以为报,甚愿充作响导,引领大侠平安出山,”

薛陵冷冷道:“我有本事入山,就有本事出去,不劳你费心了。”

心中却想道:“他这话很有点意思了,分明是想藉向导的口实,逃避饮下清水。”

黄忍又道:“薛大侠有所不知,本山可说是处处陷阱,步步危机,当真是凶险不过,假如没有小人带路,您可能连出山之路也找不到。”

薛陵道:“我早说过用不着您费心。”

黄忍道:“唉!大侠想是还未知道本山之中,有不少人比那修习成无敌绝艺的宋终他们,还要厉害………”

薛陵道:“除了宋终之外,还有谁修习得成无敌神手的绝艺,姓甚名谁?”

黄忍道:“还有一个姓范名酷,是小人的弟子。”

薛陵道:“假如还有人比宋终、莅醣他们还厉害,万孽法师何须费这许多事,苦苦训练他们?”

薛陵心中情知黄忍指的是那些蜂婆子,诚然这批怪物可能比宋、范二人更为可怕,但她们都是用一个,少一个,所以万孽法师大概是怕敌人太多,又或是生怕蜂婆子拚不掉强如欧阳元章之流的高手,所以非得有炼成无敌神手之人不可。

黄忍怎知本山机密,已露了不少。

当下道:“小人如有一句虚言,天诛地灭,事实上老山主的姬妾以及女儿们,都比范、宋二人厉害。”

薛陵淡淡道:“你这么一说,我反而动了好奇之心,非得会一会她们不可。”

他知道黄忍一定愿意让自己碰上他们,于是又道:“只不知如何方能见到这些巾帼高手?”

黄忍道:“她们多半是随侍着老山主,很少出来活动,不过在大洪炉区域内,仍然有碰见她们的机会。”

薛陵道:“我行动密,她们绝难发现我,假如我认得出她们,那就再好也没有了,我一定找一个试一试。”

黄忍道:“那很好认,本山之中,只有她们有资格穿着官装,远远望去,简直像图画中的仙女一般。”

薛陵道:“行啦!认得出便不会错过了。”

黄忍道:“假如您远看未能确定,则近看之时,有一点更易辨识,那就是她们上半身是宫装高髻,但下半身的长裙却是几乎透明的衣料,而她们照例裙子内不再穿着任何衣物。”

薛陵道:“哦!她们下身竟是等如赤裸的?”

黄忍道:“是的!假如大侠感到兴趣,小人可以带您去瞧瞧,绝对不会让老山主发现。

薛陵道:“说了半天,你还没有把万孽法师所居之处说出呢!”

黄忍道:“老山主神通广大,行踪无人得知,不过在大洪炉东面数里外一座山谷中,却是禁地,如非奉召,不许擅入。”

薛陵道:“既是如此,你的身份还不够高,我得找到三大总管之一带路才行了。”

黄忍道:“是啊!只有这三位老爷可以随意出入禁宫。”

薛陵不理睬他,黄忍突然间面色如纸,道:

“薛大侠,小人已尽我所知奉告一切,万望您老现在就释放小人,要是不放心的话,您可以点住小人穴道,十二个时辰后才解得的,小人就无法惊动老山主了。”

薛陵冷冷道:“你不是不怕清水么,但我听来听去,你实在很怕,这就是你不老实之处。”

黄忍道:“小人罪该万死,现在不敢再瞒骗大侠啦!求你高抬贵手,免去饮服清水这一宗吧!小人愿意为牛为马报答你老大恩。”

薛陵哼了一声,道:“你何止瞒骗此事,还有那赤炎炼狱,你也从未提过。”

黄忍越听他的指责,越是弄不清对方究竟知道多少。

他暗忖自己供过的话中,还有许多地方不实,顿时骇得全身冒汗,晓得这一回决难逃过这“清水”之危。

当下凶睛一瞪,大怒骂道:“直娘贼,老子认命啦,你有种就杀死老子。”

他一口气骂了许多肮脏下流的话,薛陵几乎被他潮怒,但用心一想,这分明就是想激自己出手杀死他。

因此他并不施展杀手,只点住了他的穴道,使他既不能移动,也不能出声。

又过了好久,徐小芸已奔回来,手中拿着一个锡壶,向薛陵道:

“这壶内就是老山主给奴隶们饮用的清水,但不知对黄忍是否有效?”

薛陵道:“一定有效。”

说罢,接过锡壶,把一壶清水都灌入黄忍腹中。

又过了一阵,黄忽已自目光朦胧迷惘,薛陵这才解开了他的穴道,以观清水之效。

薛陵回头一望徐小芸,问道:“你看怎样,这可有作伪?”

徐小芸道:“现在还难说得很,本山之人,个个阴险,擅长作伪,这清水的药力,还须一个时辰左右,方始全部发作,第二次他饮用之时,便可立即见效。”

薛陵点点头,领先向树丛那边走去,阿章从里面钻出来,眼中的光芒显示出他心里又惧怕又嫉妒。

徐小芸瞧了阿章一眼,道:“这一位乃是当世的大侠客,只有他惹得起老山主。”

阿章点头不语,眼中妒意更加明显了。

徐小芸突然觉得自己对阿章的感情大为改变,最低限度,现在她已不认为阿章单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她自家也感到很奇怪,再打量阿章一眼,只见他依然那么英俊满洒,但她仍旧发觉自己的感情热度正往下降。

薛陵自己也感觉出对方的敌意,他认为很可笑,当下说道:

“徐姑娘,我查看过本山各区的地形之后,就得离开,这件工作由于必须暗中完成,不可留下痕迹,因此之故,初时你和这位阿章兄陷入窘境之时,我不能贸贸然出头。”

他停歇一下,又道:“你那瓶丹药灵验得很,我曾经用指力使你留下一粒在地上,后来我趁那黄忍欲火遮眼之时,下地拾起丹药,给阿章服下。”

徐小芸道:“假如阿章不是服下那万宝丹,决计受不了这儿的酷热,唉!我们真不知应该如何感激您才好?”

薛陵道:“这也算不了什么,目下我想问问你们,以后作何打算,假如我力之所及,自是义不容辞。”

徐小芸沉吟一下,道:“贱妾必须逃出本山才行。”

薛陵道:“那条道之内,必定有极多的埋伏,你们无论如何难以通过,因此,你们只好从小洪炉那边逃出本山。”

阿章一听对方并没有撇下自己,心中敌意大减,但他根本不知道小洪炉在何处,是以无法插口。

徐小芸道:“薛大侠,贱妾和阿章都无法通过小洪炉地区,那是因为贱妾在未升任护法以前,功力有限,小洪炉区的热度与这大洪炉不同,贱妾和阿章定然无法通得过。”

阿章道:“我们回到城里,谁找得到呢?”

徐小芸觉得很不耐烦,因为他的话太愚蠢可笑了。

她不高兴地道:“城里地方那么小,又是完全在本山控制之下,你能躲在那儿?”

阿章道:“我有好几个地方,可以容身。”

徐小芸正要向他反驳说,本山多的是犯罪作恶的老祖宗,任你如何藏匿,也一下子就可以找到。但她忽然打消了此意,因为她了解阿章根木不明白很多事情。

例如他早先再往前走,就得成为大洪炉内数百名奴隶之一了,又例如自己的真正身份,薛陵的身份等等,都不是他所能明白的。此所以在阿章心目中,城中那些隐之地,当然可以供藏匿之用,就算她费许多唇舌,他也未必懂得,更未必会相信。

薛陵微微一笑,道:“小洪炉区我已经过了,跟这里的气候差不多,但既然其中另有危险,你们就毋须尝试了。阿章兄所提的藏匿意见,也值得考虑!”

徐小芸道:“假如只是他独自藏匿起来,才出不会大举搜索,或者可以躲上一段时间而无人发觉,如果是我也失了踪,问题便大不相同。”

薛陵道:“你可有办法使本山在一个月内,根本不知今日发生之事,我有一个月的时间,相信已够用了,到时万孽法师一旦授首,这洪炉区冰消瓦解,你们的事就无人追究啦!

阿章道:“我们在城里躲上一年半载都行。”

薛陵点点头,道:“徐姑娘呢?”

徐小芸道:“薛大侠的一个月限期,似乎别有隐情,莫非你想带人攻山么?”

薛陵笑一笑,道:“总而言之,我和一些朋友打算诛除万孽法师,详情不便奉告,你如果信得过我们,务请你设法掩饰黄忍之事,你也不可露出破绽。”

徐小芸道:“那就只有让阿章返城,而我则拿黄忍顶数。”

薛陵道:“黄忍是总教习的地位,如何可以顶阿章的奴隶位置?”

徐小芸道:“我可说是他到罪恶城找我,杀死了阿章,然后他又误饮清水,总之,他已有口难辩,还不是任得我说?”

薛陵想了一想,道:“这法子不大妥当,但现在势迫处此,只好见一步行一步了,请你把阿章送回去,我在这儿监视黄忍,等你回来,我才离开。”

徐小芸心中无端端泛起了欢喜之情,道:“那么我们这就动身去了。”

话才出口,方始醒悟自己敢情是因为等一会有机会和薛陵单独在一起,所以感到欢欣。

她虽然觉得这种心情大没道理,也对不起阿章,但她仍然禁不住欢欣鼓舞,恨不得马上就把阿章送回城中。

她临走之前,告诉薛陵说,那清水的药力一散开,黄忍的断臂就不药而痊,可以服各种劳役苦工。

因此,他只要验看这一点,就可知黄忍有没有作伪。

薛陵点头应了,等他们走了之后,才踱到黄忍身边,但见他目光迷惘,满头满身皆是汗水,常人见了这等情形,只以为他是热得不可开交,但薛陵却晓得他正在用尽全身功力,与那清水的药力相抗。

他坐在一边静静的等候,一面小心地考虑各种情形,到目前为止,他一切都很顺利。

假如徐小芸没有任何狡计阴谋的话,则有她这一着棋子,放在敌人老巢之中,日后攻山之时,可得有想不到的妙用。

但她也有可疑之处,例如她说拿黄忍顶缸,此一说法,根本就不能成立,就算说得通吧,但那时上头又要她继续闯过情关,她回到城中,阿章焉能让她与别的男子混勾搭。

他突然间记起徐小芸说过向上头诿称黄忍杀死了阿章之言,这又是十分显然的漏洞,因为城中并没有发现阿章的体,她那么聪明细心之人,怎会编造出这等漏洞百出的谎言呢?

此时,太阳已经西斜,但气候似是更为炎热,薛陵虽是坐在树荫中,也觉得酷热迫人。

他继续寻思这件事,突然一惊,忖道:“莫非她当真杀死阿章么,除非如此,她才能使上头确信。”

当然这个想法也有使人不易接受之处,那就是徐小芸曾经为了爱情,而陷自己于死地。

因此她眼下怎会杀死阿章,这岂不是十分矛盾的事?

不过薛陵仍然觉得这想法并不无稽,亦不荒谬,他记起了徐小芸望住自己时的眼神,也记起了阿章的妒意。

当下站了起身,忖道:“假如她对我已显现出异常的感情,则阿章的妒嫉,就不希奇了,进一步推论下去,徐小芸既然对我有某种感情,则以她所受的训练,下手杀死阿章也不算奇怪了。”

他除了这个推论之外,再加上直觉,已深信事倩可能这么可怕,不觉跺跺脚,自言自语道:“这真是太丑恶可怕的事,我一定得阻止它发生。”

当下也不管黄忍怎么样,迅即奔去,他的脚程何等迅疾,不久工夫,已望见那对年轻貌美的男女,在数箭之外。

远远望去,徐小芸和阿章并无异状。

薛陵略略放慢脚步,心想:会不会是我自己多疑呢?

忽见徐小芸停下脚步,阿章走了两三步,才发觉而停下来,转身向徐小芸望去。

薛陵心头一震,因为他们所立之处,四周都有岩石树木,换言之,那是一个动手杀人的好地方。

他深知不可让徐小芸表露出杀机,不然的话,这件事就变得辣手了。

他急中生智,提一口真气,喝道:“徐姑娘………”

徐小芸听到叫声,回头一望,但见一道人影,如风驰电掣般扑到,转眼间,薛陵已自现身。

阿章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人类能奔跑得如此迅疾,这才了解薛陵实在不是普通的人。

薛陵道:“徐姑娘,时间宝贵,你不要送阿章兄了。”

徐小芸一楞,道:“我不要送他,为什么?”

薛陵道:“他自然会寻路返城,阿章兄,你可认得路?”

阿章道:“认得!但如若不要被别人见到,我还得躲在田里,等天黑时才入城。”

薛陵道:“那么就这样决定,你们只要耐心等一个月,那万孽法师伏首之日,就是你们自由结合之时了。”

[ 返回书目 ]

提示:左右键可以快速翻页哦~


上一篇:第四十一章

下一篇:第四十三章


章节标题:第四十二章

章节地址:http://www.wenxuetiandi.com/wuxia/simaling/xianjianfudao/xs108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