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2015激励人心的励志的句子大全摘抄,人生经典励志名言名句大全阅读,一句话经典语录集锦,搜罗古今中外名人励志故事大全 [Ctrl + D 收藏本站]
热搜:
当前位置: 励志文学天地网 > 网络小说 > 魅生系列 >

涅槃卷 永夜1

2016-08-07 16:11 [魅生系列] / 阅读次数:

涅槃卷 永夜

永夜

风乍起,花树在月影下簌簌摇曳。

那人一陰一沉的站于黑夜中,像是被幽暗的黑色湮没了面目。

太后悚然回头,黑色身影如龙蛇遁去,花影横在窗前幢幢晃动。她猛睁双眼,发觉翠被滑落下床,一炉兰麝之香已然尽了。

汗透亵衣,清夜无常。太后恹恹起身,暗生怅惘愁绪,怔怔的倚了雕花床板出神。窗外萧瑟风紧,忍不住鼻尖酸涩,一个喷嚏惊起值夜的宫女。

“你们不必过来,兜歇着。”太后吩咐,心下怪落寞的,披了件衫子临窗而望。晓月当空,越发显得清影寂寥,旧欢如梦。

次日黄昏,太后召照一浪一入宫。

“这几日怎不见你进宫?”太后远远的倚在玉榻上道。

“太后凤体违和,下臣不敢造次。”照一浪一下跪行礼,起身后垂手站着。瞥眼望见四周无人,只有一炉龙延香静静逸走,神色不由一紧。

“他没有死。”太后突兀的说道。

照一浪一勉强笑道:“太后说的是谁?”

太后咬牙切齿的道:“熙王爷还活着,我要你揪他出来。”

照一浪一不觉一颤,惊道:“当日下臣亲眼看他咽气。”

太后摇头,出神的道:“那不是他,我昨晚梦见了……”脂粉遮不住的疲态从眼底泄一出,耳畔翠珰零落的敲着。照一浪一微生感叹,见她神思紊乱,低下头去不敢接话。

太后怔怔半晌不言,若不是梦中的身影太清晰,她也以为自己疯了。如噬心的蛇撕一裂了胸口,她必须为冥冥不安的记忆找一个明晰的答案。

有宫人报宗正寺的文书送到,太后不动声色叫进来,翻开看了,又自言自语道:“蔡主簿还在任……传他来见我。”照一浪一揣测她的用意,盯了流影画屏,散绮炉烟,默默的瞧了半晌。

不一会蔡主簿来到,是个白发与皱纹一般多的老人,佝偻了身一子跪倒在地。照一浪一没有听过这人的名号,认真看了看,老人的面容就像蜿蜒的山水,说不尽的曲折。

“燕羽的摸骨图在这里,主簿记得当年是谁经手的这事?”

燕羽是熙王爷的名炜,蔡主簿跪在地上想了想道:“经手的大人不是外迁就已老死,臣不才,当时在场做文书,这图就是臣收拢在卷宗里。”

太后点了点头,“你且在蓉寿宫候着。”又对照一浪一道:“随我来。”

蔡主簿使劲将身伏一在地上,像任劳任怨驼碑的龟趺,只知看天家颜色。

照一浪一跟了太后移驾移玉殿。殿前几株花开的正艳,红灿灿滚绣球也似。太后随意望了一眼,想起当年密会时的缱婘与那人死时的肃杀,往事烧心般疼痛。她的脚步急促了几分,照一浪一在后头端详绣金缎上的花纹,寿山福海上漂了二龙戏珠,艳彩耀目的在光影下烁烁闪动。

待踏上另一处金殿瑶阶,杏黄的颜色铺了一地,照一浪一悚然一惊,眼前起伏绫布下遮掩的莫非是掘出的尸骨?熙王爷叛乱是天家丑事,朝廷以暴毙的由头葬了他,一切规制依亲王礼,但从少的可怜的随葬明器就能明白,暗里远没有表面的风光。

照一浪一远远止步,太后的决绝令他有一丝警醒。太后似笑非笑撇了撇嘴,回眸定定的望了他道:“无论这人是不是他,没鞭尸挫骨,都是天大的恩赐!”照一浪一噤声不言,听她婉转叹息了一声,又道:“你收拾好了,我再教那老家伙来看。”

照一浪一低头,慢慢走上前去俯身掀一开绫布,摸一着触目惊心的森森白骨沉吟。他情知太后能挖他出来不易,如今惊动了宗正寺再辗转这么一趟,稍稍能消去一些流言。

一旦死的并非熙王爷本尊,来日的祸事真是可大可小。

照一浪一将白骨上裹了的素缎麒麟纹袍服、缠枝牡丹纹绸夹衫、青罗蔽膝及碧玉带钩、云头珍珠高筒靴等诸物一并剥下,小心拣出骸骨,神色戚然的排列齐整。

太后在旁冷眼看了,留意的注目照一浪一的神色,说道:“你与他相处最久,能否确认这就是他?”照一浪一摸一着骸骨苦笑,摇了摇头,太后冷冷看了一眼,像刀子剜过,又自言自语的道:“真真假假,都不知该信什么。”

照一浪一噤声,默默低头整理,等他打扫干净,太后命人传蔡主簿前来。

那老者手脚伶俐的匍匐在尸骨旁,听从太后吩咐,仔细将骨头与文书上比较揣摩。照一浪一自忖揣骨术非常人可知,眼见这老者目光炯炯,手法清奇,竟是深不可测。

蔡主簿相骨多时,爬到太后脚边跪定,恭敬的道:“禀太后,此人命格贫贱,一步登天妄图僭越,惹了杀身之祸,死无葬身之地。”太后问道:“此人不是宗室?”蔡主簿坚定的点头道:“哪里,此人不过贩夫走卒之流,绝非我圣朝宗室中人。”

太后茫然点头道:“很好,很好。”见他把熙王爷的摸骨图递上来,恍惚间伸手接过,“你从这份骨相推断,燕羽他人现今在何处?”

蔡主簿伏一在地上,“下臣不敢多言。”

“但说无妨,恕你无罪。”

“王爷半生富贵,半生飘零,此刻当流连城外市井行乞为生,受尽颠沛之苦。未来却是命途难料,下臣愚钝,从骨相上无法得悉天机。”

太后蓦地一怔,愣了半晌,蔡主簿端跪不动。照一浪一暗想,此人绝不简单,轻咳一声。太后挥手道:“罢了,你退下。此事……”她淡淡一笑,见蔡主簿捣蒜如泥的磕头,知他明白个中轻重,便不再多说。

“等寻回王爷,再找你来摸骨。”太后如是说,蔡主簿惶恐谢恩退下。

照一浪一遍身冷汗,侍立在旁静候,太后突然说道:“说起摸骨看相,那紫颜曾为他易容,揭开面皮看过,定知真假。你去找他问话,再派人搜寻燕王爷下落,速速回报。”

照一浪一应了,如释重负的躬身退出殿去,太后似在他身后长叹了一声,却疾如星坠,待要细听,早已去的远了。

次日午时,照一浪一登门拜访紫府。他一人一骑来势汹汹,门口童子皆不及拦,被他径自闯进,单身入了披锦屋。紫颜正盖了一幅绫纹绮地乘云绣的锦被合目午睡,猛张眼时,照一浪一已到了明间,他便隔了翡翠纱帐子笑道:“城主如此情急,莫非火烧了眉毛?”

照一浪一尚不及回答,闻讯赶来的侧侧玉腕横扫,撵开他两步挡在东屋的水晶珠帘外,冷了脸道:“亲疏有别,这里不是你的照一浪一城。”

“有砍头的大事!”照一浪一喝了一声,寻了乌木镶大理石的椅子坐下。侧侧见他规矩了,横眉冷眼叉手站在一旁监视。照一浪一静下来,瞧她满是戒备的俏模样,哈哈笑道:“放心,我和他商议的是国家大事,不必你护着。”

侧侧凤眼一瞪,道:“你与我家仇怨未解,谁知你安的什么心?”照一浪一叹道:“唉,又提起前事……怪我少年意气戏一弄令尊,并非有意害他。不想他心气太高,受不得委屈。”

勾起了心头旧怨,侧侧怒目而视道:“你忘了你家管事当年如何舌灿莲花诱我爹出谷?说是化解我爹于人的结怨,没想到你却让他,让他……”心中凄怨,说不下去。照一浪一神色淡然的道:“他当时输的心服口服,你没资格找我报仇。如果一定要无理取闹,我奉陪便是。”

侧侧恼怒之极,她知照一浪一说的是事实。昔日不明沉香子为何而输,在紫颜与照一浪一比试后,方知爹爹也有过不去的沟坎。幼时心中神话了的爹爹,因过分自负造成了悲剧,侧侧每每想到便黯然神伤。

没多久紫颜出来,松松的披了棕罗洒线绣流水纹夹衫,磊落如松玉立。他拉她走到一遍好言安慰,侧侧眼圈一红,存心间万缕恨愁,道:“见到照一浪一,总会想起爹爹。”

紫颜心下叹息,侧侧道:“不用管我,你且听他要说什么,倘有一丝不满意,叫我一声,我就把他打出门去。”说完出了房门,穿越屋外婆娑树影中的花径,点滴往事如光影扑面,几番欲断还连,在眼前明灭难消。

待屋中剩了他们两人,照一浪一凝视紫颜良久,吐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我有事求你。”语气里别有一种隐忍退让,是先前绝难见到的妥协。

“你居然肯求我?”紫颜玩味的望了他的眼。

“不错,今趟为了一桩极紧要的大事,非求你不可。”照一浪一正色敛容,冷寂的面孔背后藏了一缕淡淡的温情。紫颜却一笑,浑不在意的随口道:“你若肯欠我一条命,再开口不迟。”

“好。你助我得手,我就还你一条命,任凭你处置。”

紫颜终于动容,细辩他眉目间郁碧停云的心事,沉吟道:“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容得你这般舍身忘己?”昨日豪情万里、摩空劈荒的猛虎,如今肯放下颜面功名,紫颜不禁觉出苍凉的意味。

照一浪一字字生寒的说道:“帮我救熙王爷。”紫颜眼中神采飞掠,微笑道:“城主在说玩笑话。”照一浪一冷冷道:“你心知肚明。”忽然伸手箍紧紫颜的手腕,神色肃然,“我已查到他的下落,需你一臂之力,让他重现人间。”

真是经纶手,擎天剑,紫颜长长叹出一口气去。

“原来你都知道了。”那样的面相本不是短命人。紫颜默默的想起初见熙王爷时,沉香谷斯人犹在,苍露湿苔,而后消磨的这些日子,韶光流水中香竭尘尽。

照一浪一虎目含恨,似怨他不曾交心,刻意瞒了这许久。

“我跟他多年,怎不知死去那个是替身?该是你师傅为他量身定做。”照一浪一提及沉香子,避开了紫颜的目光,“或许你师傅洞悉将来会受王爷胁迫,特意在那人身上埋下一根反骨制衡王爷。枉我以为在易容术上赢过了他,竟不曾看出丝毫破绽。”

虎口余生,前缘早定。沉香子从未对紫颜细谈过个中恩怨,他闻言苦笑,“我师傅隐居深谷避祸,必是察觉了王爷想谋反的意图——他十多年前就训练替身,看来当年就想用大皇子之计。你学易容术,也是他的主意吧?”

照一浪一脸色煞白,默默的点头。他确是在熙王爷鼓动下修习了易容术。

最初,他是太后安插到王爷手下的一枚棋子,筹谋至今,不想会为熙王爷动心。照一浪一有些怨恨的想,太后为什么要在那人临死前多说一句,她对熙王爷的恨当真如此刻骨,要他死后也不得安宁?

紫颜神光清冷,漠漠的道:“有了替身,他依旧多年不曾举事,这又是为了什么?那时,他遇见了你。”还有伊心柔。紫颜想到她不由叹息,好在那场春梦已逝,不必再回首悲戚。“他想杀我师傅追到谷里来,如此心狠手辣,我何必再帮他再现人世?”

“故我以一命相抵。”照一浪一冷冷的说道。

紫颜斜睨他一眼,笑道:“那替身不是省油的灯,换作我,一定会杀了王爷灭口。”

照一浪一不知缘由,摇头沉思,如今那人已死,唯有寻到熙王爷才能知道来龙去脉。

紫颜见他沉默,心中一软,“你既知他下落,自去救他便是,何必今日对我和盘托出?”

“太后梦见了王爷。”照一浪一想到事已至此,长舒了一口气,“她派人掘出尸骨,找宗正室的高人摸骨看过,你师傅虽能易容改面,毕竟无法连骨头也捏出一般模样。太后终于知道死去的熙王爷是西贝货色,着我即刻寻出真人下落,还让我来问你当日真假……”

照一浪一嘿然冷笑,不再说话。他记得太后在熙王爷临死时所说的话,如果他真是真正的熙王爷宠姬之子,那么幸得一傀儡,令他不致亲手弑父。他知道,每段路都是真正的熙王爷一手铺就,替身反客为主不过先行一步,试图欺天瞒地。

“熙王爷有替身之事,还有谁知道?”

“唔,那个帮派被我灭了,你听过玉狸社之名?”

“听过。”

“熙王爷有位侧妃叫晴夫人……”

紫颜心神摇簇,难得有一丝波纹慢慢漾开了去,露出郑重聆听的神色。

“她是玉狸社的人,是个间者。自幼养在长公主府,直到嫁给熙王爷……那年,好像是嘉禧二年。她极得王爷宠一爱一,就背叛了间者的身份,将玉狸社的所作所为和盘托出。王爷怕有关他替身之事会外泄,下令照一浪一城摧毁玉狸社,斩草除根,不留一个活口。”

当年的宠一爱一,早已过如云烟。紫颜知道,那之后晴夫人的背叛没有停止,没想到兜兜转转,最大的一奸一细竟是她。假熙王爷失势后她去了何处?原是无人关心。想来,这也是她的悲哀。

“玉狸社死了很多人,虽然没能如王爷的愿不留活口,但整个帮派被连根拔起,纵然有人知晓王爷的秘密,未必有胆气令真相大白天下。”照一浪一冷冷的说道。

“如此甚好。”紫颜按下心事,从容说道:“你记得欠我一条命,到时我会来取。现下,告诉我该如何帮你?”

“自那替身死后,我跟随你到北荒,原是要打听王爷的下落。他避走边疆,曾有人在那里见过他。不想几番周折,当真让我查到蛛丝马迹,只是我无法确认到底谁才是他。凭你与玉翎王的交情,或可令熙王爷在北荒现出原形。”

提起千姿,紫颜笑意微盈,扬眉问道:“近日有玉翎王的消息?”照一浪一点了点头,拍案赞道:“北荒十九国都是归顺投诚,只打了几回硬仗。死万把人就能有这等骄人战绩,难怪太后愿与他联手。”

紫颜想到骁马帮的人浴血沙场,不复有身在江湖的洒脱,将来缨封万户之时,是否能回首一笑?

“告诉我熙王爷在哪里,我修书会请千姿寻他出来,再遣人护他南归,演一场认祖归宗的好戏。”

照一浪一带了紫颜的书信离去后,紫府恢复绣诞笙歌的旧貌,但见梅粉华妆的伶人歌咏绕梁,鬓影钗烟动人心弦。紫颜度了新曲,整日宫商不离口,丝弦代了刀针膏粉,在他指下峥嵘生艳。

少爷既流连声色,长生便成了瀛壶房的主人,偶有上门易容的访客,他牛刀小试倒也令人惊喜,一来二去,出手俨然有大家风范。有时意兴来了,到玉观楼向诸师讨教,那些前辈不欲让紫颜门徒小瞧,多少炫耀所得,反倒被他缠了教授,骗取了好些技法经验。

紫颜屡不应约,镜心也不相催,玉观楼众师独她不曾当众露才,无人知其底细。只是那师侄石火对她毕恭毕敬,丝毫不敢有所违逆。长生几次去玉观楼,望见他绰约的玉容从来不苟言笑,仿佛姑射仙人于云端俯瞰人间。

于是长生造访蘼香铺,这是初次为了紫颜之外的人求香。

进屋时熏风扑袖,整间铺子如月上的宫殿幽香满泻。长生一精一神为之一振,乐呵呵地朝姽婳行李。姽婳从香架槅子后走出,道:“你来的正好,这盒香料替一我交给紫颜。”

长生接过,沉沉的一只紫檀八宝纹盒子,里面的物事少说价值白金,笑道:“噫,少爷屋里的香多的用不完,老板你又制了新香,能不能分我一些用?”

姽婳欲言又止,一抹忧色转瞬即逝,转眸笑道:“你这小猴子,这盒不是凡香,乱用不得。你好久不来,我叫心柔配些好香给你。”

长生摇手,半是恭维半是相求的道:“我要的也不是凡品,须老板才配的出。”

“和紫颜一般讲究。说说看,你要什么?”姽婳托腮望他,像一缕解人心意的香,蜿蜒袅绕往心底钻去。

长生出神的想了想,道:“不好说。”姽婳是一精一灵剔透的人,狡黠笑道:“你待送谁?”长生眼角盈笑,还自强辩:“你怎知我是送人?”

“少年情怀,一见便知。”姽婳含笑用纤指拨一弄香片,“蜂寻蜜、花扑蝶,总是风流事。”

长生兀自偷笑,哎呀叫道:“老板,你这话说的,咳咳……我想寻愉悦心神,让人开怀一笑的香,不知道铺子里可有?”

“让人微笑的香……”姽婳侧首想了想,引他往园子里走去,香气如游丝细线曼曼随他行走。到了香绾居前,满园锦树霞花开遍,步步兰清芝芳,令人只想醉卧尘茵做个好梦。

“此间花气袭人,任他是何种香,随意蒸煮都是妙品。你巴巴的来求,可见对方不是个一爱一笑的人,唔,倒是要好好想想。”

长生在花丛中梭巡,细想镜心的玉容举止,柔声的道:“她看不见,这香要是能把世间色相涵盖尽了,叫她打心眼里看见了方好。”

姽婳听了,返回屋拿了一只彩釉瓷盒,“摘你喜欢的味道。”

长生两袖生香,徘徊林荫间花树下,摘取甘馨的花一蕊香叶收在瓷盒中。春夏秋冬,晨昏子午,日月星辰,朱颜白发。他在曼曼流年里舀一瓢光一陰一,将散至天涯地角的思绪汇拢在这些芬香的花草里。

他也曾有不见天日的岁月,溺水的人需一根救命的草。他想,浮世中既盼不到老天的救赎,就唯有用烟雪枫莲诸般声色,添一道滟滟波光射入心底。

长生采了偌大一盒花叶交付姽婳,她逐一看了,挑出其中几样放在一边。长生奇道:“不能一齐制香么?”

姽婳心道,不如稍加提点,以免将来他和紫颜一样逞强。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制香师每用香料,都是千方百计求小心,不使乱了配伍。炮制时取利避害,否则香药有相生相杀,四时用一药、五方地气又各有讲究,若强弱不当,入人灵窍反而致病。这些合香的道理,多是前人口传,想要推陈出新就不免诸多尝试。好在我师傅与皎镜大师时常走动,深明个中医理,霁天阁百般求索终于略有寸功,将诸味香药的药一性一分门别类归纳。但饶如此,每回配置新香,总是用一药如用兵,刻意选材、明辨虚实、知己知彼之后,才敢调香。”

长生听得一身冷汗,姽婳又道:“以你熟悉的香料来说吧。譬如沉香辛温助热,一陰一虚火旺者徐慎用。一乳一香辛香走窜,无气血淤滞者慎用。生姜辛散燥热,心劳神耗者慎用。用在薰香时,取少量闻嗅不会致病,若是日积月累下去,积少成多后恰是慢一性一的毒深入紂里。制香如此,易容用一药也是如此。”

姽婳回望屋中,那盒要交给紫颜的香,正是解救他呕心沥血易容的药。长生苦了脸叫道:“呀,少爷怎记得那许多规矩?”姽婳温婉的道:“像他那般学成了一精一,不知有多少血汗没被你见着。你要不想步他后尘,学个半吊子也罢。”

乍听到姽婳劝他打退堂鼓,长生愣了一愣,初觉这莫测高深的老板值得亲近,像雪夜里一树落梅飘在地上,散落一地浅浅的温柔。

等花香蒸入沉檀,一味香配好时,天色已然黑了。

姽婳取了珊瑚色牡丹瓣剔红盒子,放在长生手上,淳淳嘱咐:“燃香与烹茶相类,香境不仅来自香料本身,也饱含供香人之心意。你须亲手为她熏染此香,方能品尽香中涵义。切记。”

长生谢过,匆匆捧香出了铺子,先回紫府交上姽婳给紫颜的香,又急急叫了一辆翠盖宝车,往玉观楼去了。

“镜心大师不见外客。”拜帖递进门去,被扔了出来,拒的干脆。

长生转念一想,重新拟了拜帖,递到照一浪一手里。

新帖子送进去不多时,即有童子领他径直到了照一浪一房外。玳瑁灯下清光盈盈,迎门即见红木雕案,上置两尺高的铜方鼎,旁边是三扇花梨木镶百宝围屏,壁上悬了青绿的古剑。照一浪一从屏风后现出身来,穿了水红妆缎袍,似笑非笑的道:“居然是你求见我?”

“带了一点香给镜心大师。”长生开门见山的将香盒奉上,面容熏红了也似,仿若霞生。

照一浪一揭开盒盖,“好香。姽婳配的?”长生见他不由分说就开了盒盖,按下恼怒道:“是。城主可否容我拜见镜心姑一娘一?”照一浪一的嘴角玩味的翘一起,笑道:“想见她,你可记得她长什么模样?来人。”

他叫进一个黑衣童子,指了那人对长生道:“把他易容成镜心的样子,能有八分相似,我就允你拜会她。”长生朗声道:“这有何难!”

照一浪一拿了易容工具来,长生凝然的在素面金盆里洗净了手,端详那童子良久。待他双手印了兰膏脂粉,将冰凉的指头搭在黑衣童子脸上,照一浪一径自从长生的香盒里捻出一星香片,在竹炉里薰了起来。

长生专心致志,虽嗅见异香扑鼻,并未擅动,倾力把童子棱角分明的骨相化的柔和。

果然是好香,照一浪一出神的想,紫颜自去北荒后施术不再特意燃香,却是氤氲销骨,遍身润香环绕。虽不知香料与他易容到底有何关联,在长生身上或可试的出。

如与春风相遇,黑衣童子渐渐有了丽姬颜色,画眉霞脸贴娇细,朱一唇浅注小桃红。长生兀自销一魂,移开目光不忍对视。

“点了香,还是不如紫颜有灵气。”照一浪一望了桃黡梨腮的童子下断语。长生毫不气馁,他从未想过会赢少爷。照一浪一看出他眉宇间的认同,嗤的冷笑:“就连这份志气也差的太远。你如果没超越紫颜的勇气,趁早绝了易容之念,不要再当他徒弟。”

长生一怔,不知照一浪一何故生气,若说他是担心长生,又无这交情。他收起心事,指了黑衣少年道:“城主答应我的事,可允了?”

照一浪一点头,领长生亲往镜心房里来。有妇人拦阻,照一浪一无视掠过,长生不安跟上,但见翠幕蕙帏拂动,丽人身披鲛绢缓步而出。

“镜心见过大人。”

照一浪一素知她听脚步声既知来者何人,笑道:“有礼。”

镜心雪肌云鬓,一双瞳暗如黑晶对了长生,“你带了一味好香,是给我的?”

长生喜道:“是。”心想莫不是心有灵犀,忙把剔红盒子递去。镜心不接,指了香案上的一只莲瓣透雕如意纹银熏炉,道:“那炉子烟气交飞,据说很是悦目,你去替一我薰香。”

长生甘为驱使,点了香煤拨动炉灰燃起香来。镜心身边的妇人虎视眈眈,上茶后始终盯了他一举一动,照一浪一闲坐在短榻的锦覃上,也不喝茶,取了雕几上一支金管羊毫笔漫不经心的把一玩。

镜心摸了桌沿坐下,问:“你叫什么?”

“长生。”

“好名字。”

长生只觉香炉渐热,隐约有香气欲出,忙用银著撩一动炭灰,俊脸儿炭火一般发烫。不一会儿缓缓有极淡的烟涌一出,镜心问道:“那烟气是怎样的?”

“嗯,像一抽一丝……细如丝缕。噫,这几个口也冒出烟来,竟像七窍玲珑的假山石头,曲绕盘旋,气势越发大了。等等,这会儿烟气宛如晴岚连绵飘渺,有几分世外仙山的气象……呀,可惜。”长生口若悬河的说来,忽见细云渺然散逸,怅然若失。

又几缕香烟盈盈提步,自熏炉镂空的花纹里走出,顾盼神飞。长生有了一精一神,续道:“这回的香绮丽妖娆,无一分是直的,像舞姬歌扇生尘,张袖如云。”

镜心噗哧一笑,“如此说来,这烟气的步子急的很?风过的时候,它又如何回转顿挫?”

她笑了,长生心中有如莲开,洋溢圣洁的喜悦。他耐心端详烟气的一性一情品貌,道:“它走的轻一盈,踮了脚飞似的,不若刚才那缕大家闺秀的模样。”

她轻点螓首,辨析烟蕴香沉,说道:“这道香煞费苦心,竟有七气浮升、六味降沉,香步里又分了里外缓急……配香人的心好生多情。”镜心扬起微笑,像是体会到香料背后的款款深情。

长生震惊的想,这香气明明刚才在照一浪一的房里闻过,为何她嗅的出诸般层次?直如看见它的人是她,而不是他。

久未开口的照一浪一忽然笑道:“香步是什么?”

镜心道:“香气袭来自有肥瘦先后,以女儿家做比喻,则一乳一香清甜如娇羞小女,水麝轻狂似红杏游丝,龙延雍容如罗衣贵妇,芸香仿佛秋夜怀人,孔雀屏上画相思……”她伸出细苇般的柔荑,递到长生面前,“带我摸一摸烟气。”

长生听她妙语解香,将旖旎闺情大方说来,神魂一裆,牵她的手至熏炉边。薄烟曼行指上,香雾卷绕,镜心敛黛沉吟:“这道香品里最一性一急的是郁金,玉步飞移如光影,瞬间透入鼻端。次之降真、零陵。如鹤翅燕羽遥遥飞来,后发却先至。再慢些儿的是蔷薇花和桔柚,像是红兰花岸接了水天一线,茫茫香气随波而来,也风光的紧。马牙、茅香、甘松、白檀又缓些,最娴静似水的却是沉香,若说他人都远行去了,独她一个倚窗凭栏倦梳妆,任它明月高楼翠袂生寒……”

照一浪一点头,“不枉姽婳辛苦一场。”

长生痴痴望了熏炉轻烟,她像活生生的烟缕,冲破了世俗藩篱,不,根本就不曾有规矩束缚过她,镜心的六感从开始就直抵本质。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姑一娘一竟是易容师。”长生喃喃的道。

镜心道:“盲眼人瞎的是眼,不是心。易人容颜,心灵手巧便以足够。”此话如仙纶玉音,长生不住点头,心下微叹,这等兰心慧质的女子若能睁开双眼,该是何等澈亮。

她与他不一样。盲眼于她不是溺水无救,而是自然的生存之境,她如鱼得水悠游畅快。她看不见,却比任何人明了天地万物的情意。

“让我看看你。”

镜心说的看是用双手抚一摸头面,当她的柔荑触过长生的脸,他一颗心几欲跳出去。如桃花沾面,纤软的手指如在他心上舞蹈,长生只感旖旎香旋,差点无法呼吸。

“你闭上眼,再看一遍我的模样。”镜心含笑说。

妇人在旁急急阻止,照一浪一冷冷挡住,道:“既是你家主子的意思,站一边去,休得啰嗦。”长生暗暗感激,心如鹿撞的拧了衣角,慢慢移手向上。

闭上双眼,摸一到她香一腮如脂,他仿佛从心里看清她的模样,柔如水,坚如冰,渺如烟。指下能感受她的绝艳,摩挲时如抚金玉,怕有丝毫的闪失。及收手的那一刻,长生已将雪肤的丝滑触感印在心底,绸缎般包一皮起一层珍贵的回忆。

“你来,不是为了单单燃这一炉香。”镜心在他睁眼后笑道。

长生口舌打结,半晌才红了脸道:“我想代我家少爷与姑一娘一比试,虽然我的易容术远不及你。”

“你是紫颜的弟子。”镜心沉吟,照一浪一留意到她的踌躇,抬眼望去,见她悠然一笑:“好,与你较量也是一样的。”

“不,不。我和你比一定输的难看,只是输也有益,方冒昧请姑一娘一出手。”长生忙不迭的摇手,“我初学易容,少爷的本事千倍于我,别让我砸了他的招牌。将来我再求少爷,请他到玉观楼见姑一娘一就是。”

“你是你,他是他。两个人的易容术无论多么相似,总有微末不同,你看过森罗、万象两人就知道端的。”她这一说,似是对长生青眼有加,他心花怒放,恨不得冲回紫府学尽了了易容术,与镜心真正比试一回。

不留任何遗憾。

一时间,他突然察觉了易容术对他的意义。不仅是修补他残缺面容的工具,而是感受世间悲喜的心眼,体悟宇宙天理的灵一性一,让他能和镜心于同一天地驰骋。

“十日后,我会再来。”长生朝镜心深深一鞠,比试和输赢都不重要,唯独借易容师与她灵犀相通,是他所深深祈盼。

长生走后,照一浪一拍拍衣襟起身,临走到门口转头笑道:“你能听声识容,刚才又摸过他的骨骼,是否洞悉了他的长相?”镜心缓缓点头。

照一浪一朗声笑着,痛快的走出门去。

长生回府后急寻紫颜,少爷不在府里,他无聊的看萤火练功,不多时就乏了,自去瀛壶房修习。紫颜从外面回来时,他已给七八个人偶易了容,年岁各不相同。紫颜见他用功,笑道:“去了一趟竟这般刻苦,看来值得。”

“我和镜心约了十日后比试。”

“看你神色,既有点怯场,又像是迫不及待。”紫颜饶有兴味的凝视他的眼,笑道:“在玉观楼学到什么不成?”

“那位镜心姑一娘一不是我能赢过的,少爷恐怕也……”长生憧憬的抬起头,同时不安的忖道,一直以来,少爷是心底唯一的神明,如今横空冒出个奇女子,他竟动摇了对紫颜不败的信念?

紫颜笑笑,不以为意的道:“能赢过我不稀奇,我也想见见。你学有所得,说来我听。”

长生静下心,撇开世俗功利的比较,细想见到镜心后的种种,微笑了指了胸口道:“往日少爷说要用心眼去看,我总以为多用功即可。如今见了镜心,才知道该看的不是形而是质,易容绘饰外貌不假,真正雕琢的实是人心。就像镜心,她不用凭眼睛看,就能察觉被易容者心中所思,而又能借易容镂心敷颜,将一精一妙难言的神采传达于世。同一人想换容的心愿,不同易容师会呈现天差地别的皮相,我想她手下现出的容颜,一定能直指人心。”

闻一场香,他已猜到镜心易容的路数,与其他易容师绝然相异。

“噫,是有长进了。”侧侧从屋外走过,闻言欣然点头。她想起初到文绣坊时,见了众姐妹高深的手段悟出技艺与一性一情之间的关联,对自身才力有了更清醒的把握。长生终窥门径,即便紫颜不再教他,他亦能从日常风物众体味易容之道,无须整日耳提面命。

长生飞红了脸,心不在焉的为人偶抹上胭脂,一不留神,连脖子也涂得满满。侧侧见状悄笑道:“道理容易说,若你的心定不下来,只想着什么姑一娘一、镜子的,要让人小觑了呢。”

长生支支吾吾,忽想起前事,忙道:“少爷,我前日听姽婳说了制香的道理,这药理的事我不懂的太多,从头学起该如何下手?”

紫颜微微一笑,“你先去养魄斋寻书看,子部藏书里我收的医书都循序渐进放了,等你熟知了基本道理,我送你去无垢坊找卓伊勒,那时他定可以当你半个师父了。”

长生闻言愣了,低头想了想,轻声问道:“少爷,你当日送卓伊勒去无垢坊,是不是就料到了今日?”紫颜戳他的额头掩口而笑,道:“你以为我真是神仙啊?”长生想到姽婳送来的香,她说不可乱用,总觉得心有不安。

他刚开口询问,侧侧挽了紫颜出房去,行止毫不避讳,比先前更亲密了几分。长生心下艳羡,回转身望了一溜的人偶,其中那铅华扫尽的素颜少女,隐约有着镜心茜袖香臂款款伸出的风情。

侧侧与紫颜并肩走过浮桥,她留意道紫颜近日得闲就会出门,自照一浪一来过后有了这癖好,多少存了担心。当下也不说话试探,只拿眼瞧他,若忧若喜的浅笑。紫颜道:“你笑得古怪,莫不是我有错教你抓着了,想着如何修理我?”

侧侧啐了一口,嗔怪道:“可见心虚!说这些无赖话。你填曲子填一半,丢下天一坞大大小小就出门去,弄得他们来缠我,我又不会咬文嚼字的,只能帮他们看看行头摆设。那些唱戏的孩子是可怜出身,上一台戏不容易,既留在家中就该好生照看。你天天往外跑——我又不是班头。”

紫颜轻笑了一阵,道:“我一人不在不打紧,赶明儿萤火再出门了,怕你们要当我在外头又养了个家,把你们给忘了。”

他故意这般说来,侧侧反而笑了:“量你没这胆子。说,你要差萤火做什么?”

“到边关接一位大人物。”紫颜沉沉的吐出一口气。

侧侧见他神色凝重,收了打趣的心,道:“是我多心,照一浪一莫不是又给你棘手的事?”

“刀山油锅,非走不可。”紫颜把她的手放在掌心,微笑道:“我慢慢说,你别吓着。”遂将熙王爷与沉香谷一番纠葛说出,侧侧脸色青白,听到紧要处不由两手微颤。

“照一浪一说太后问你,你却如何答她?”

“我回说知道这人会死于非命,当时胡乱给他易了容,可见我非叛党一流,皇上前次赦我无罪,也是证据确凿。”

“那太后又问你知情不报又如何?”

紫颜一笑,“她当时要砍我的头,我再如何知情,死人总没法开口。”

侧侧点头道:“上回趟浑水,今次躲还来不及,你怎么又凑去?万一……”

紫颜毫不在意的微笑。这些年斗转星移,他这份宠辱不惊一如旧时,每回睇见他弹指消磨天下事的气度,侧侧便觉历历光一陰一在他面前停驻。

她如此想着,听紫颜说道:“宫闱多丑事,这回我只管将熙王爷易容成苦命人,圆了宗正室那老小子随口说的谎,不会过多牵涉在内。”

侧侧奇道:“那人为何要替熙王爷说谎?”

“太后那般深恨王爷,他说几句苦话,到时王爷回来太后不想杀了,两边都承他的情。”

侧侧忧然叹道:“宫里的人杀来杀去,地砖都该染成红色。你……”她凝看紫颜的手,越是消去了岁月留下的茧,越叫人惦念暗里累累的伤。

“你放心,熙王爷不是横死的相,如果太后连他都放过,更不会对我这无足轻重的易容师动手。我那一难,不是应在这桩事上。”

侧侧微微松了口气,又觉天威难测,愁肠百结。紫颜忽道:”长生进步甚速,又有镜心这等高手鞭策激励,我就安心了。他日若我有事,想来他足以自保,你也少一桩心事。”

侧侧粉面一寒,飕飕凉意聚起心上,难过的道:“你别老把有事没事挂嘴边,每说一次,我的心就拎一次。我不是西子,痛心模样凡惹人疼,我心痛就忍不住会哭……“说着,泪水毫无征兆的涟涟滴落。

[ 返回书目 ]

提示:左右键可以快速翻页哦~


上一篇:涅槃卷 双生2

下一篇:涅槃卷 永夜2


章节标题:涅槃卷 永夜1

章节地址:http://www.wenxuetiandi.com/wangluo/meishengxilie/xs73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