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2015激励人心的励志的句子大全摘抄,人生经典励志名言名句大全阅读,一句话经典语录集锦,搜罗古今中外名人励志故事大全 [Ctrl + D 收藏本站]
热搜:
当前位置: 励志文学天地网 > 网络小说 > 乐小米作品集 > 梧桐那么伤 >

第六章 三十一~三十二

2016-08-12 19:19 [梧桐那么伤] / 阅读次数:

这是我第一次见识纪戎歌的香闺。见识了之后,在这个漂亮的大大的房子里,我傻了很久,一直在发呆。

如何来形容这个房子的漂亮呢?我用尽我生平所学的最大功力来形容:这个房子漂亮的跟折楚一样!

突然之间,在小心灵受到震撼之后,我比麦乐还拜金,我对纪戎歌说,要是我将来能嫁到这样的房子里,我才不管房子主人是谁啦。

在一边的张志创就笑,说,那你干脆嫁给纪戎歌他爹好了,他爹的随便一套房子都比这里漂亮。

麦乐这个拜金女更是乐疯了,她说,哎呀,要是真这样,莫春,你可就是纪戎歌他小妈了啊,多喜庆的事情啊!

纪戎歌看了我一眼,纯黑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悦,说,你是喜欢我的房子还是喜欢我的人啊!

我笑得欢天喜地,不瞒你说,我两个都喜欢!

不瞒你说,我两个都喜欢!

说完这话的时候,我突然愣住了,这……算是表白吗?表白:纪戎歌,我其实喜欢你。

张志创不屑的说,你是不是想说,我不看的话,你就一定要杀了我呢?说完,就得意的笑。

我在他们中间很严肃的说,这是很严肃的场合,请你们俩自重!

麦乐的上衣只能褪到那只和张志创铐在一起的手上,张志创很不屑的说,哎呀,脱衣服了?干嘛把衣服脱到我手上?你是不是暗示我,可以回头了?

麦乐一生气,一抬腿,踢了背对着他的张志创一脚。

然后,再听里面传出几声麦乐的尖叫后,一切平息了下来,只有水流哗啦啦冲在皮肤上的声音。

我皱皱眉头,望着纪戎歌,说,我是不是将麦乐一个人留在里面,有些过份啊,她……她现在还没穿衣服呢?我指了指自己手背上搭着的麦乐的裙子,对纪戎歌说。

纪戎歌拉着我的手,将我拉到他的房间里,纯黑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邪气的光。他笑,说,莫春啊,要是现在你不穿衣服在我身边的话,我敢说,你肯定不乐意麦乐在我们眼前晃,对不对啊?

我哼了一声,说,屁!你也太自恋了吧!

纪戎歌纤长的手指横上下巴上,看着我,笑,眼睛碎光迷离,嘴角弯起了无比勾人的弧度,让人一见就难以自拔,他说,莫春啊,心事被人说穿了别那么激动好不好?我不介意你有这么不纯洁的思想的,相反,作为一个新世纪的男性,我非常鼓励你这么做,如果,你需要的话,我来帮你脱?说完,他就很小人得志的笑。

我的脸轻轻一红,不想同她辩论这些,就眼睛直直的看着眼前,他的卧室。

这应该是他的主卧房吧,海蓝色的床单,天空一样明净,海水一样浩荡,突然之间,我想起了父亲,我想很小的时候,读过的作文中,总是将父亲比作天空比作海。而现在,我的天空我的海,却永远不再属于我。

我和莫帆,就好像两只小鸟,飞在别人的天空里。又像是两只小船,飘荡在别人的海洋里。永远不会再有这个被称作父亲的男子出现,同我们的命运有所关联。

奶奶每天都抱着日历数日子,数着他归来的日子。

可是,这个日子,却是,遥遥无期。

我还想,如果有一天,我和莫帆长大了,为了梦想,奔赴了不同的城市,那么,陪在奶奶身边的,只有太子和贝勒了。

只有太子和贝勒陪着垂垂老矣的奶奶,等待着父亲遥遥无期的归期。

我出神地想着这些令人难过的事情。纪戎歌走到我眼前,笑着问,你在盯着这张床想什么呢?你这姑娘,除了盯着床,就不能看看别的吗?你别表现的这些急切,我人误会的,误会了我就会冲动的。

纪戎歌就笑,哎呀,比我还冲动了啊?哎呀,莫春,你终于原形毕露了!要不说,全天下只有我这个男人敢要你做女朋友。要是别人的话,他们的心脏还真没有这样的承受能力的!说完,他就哈哈地笑。

这时,我看了看他房间的衣柜,又看了看自己手上麦乐的裙子,就轻轻地走过去,打算找开衣柜将麦乐的衣服给挂进去。

这时,纪戎歌却用手按住了我伸向衣柜的手,他有些紧张的样了,眼神闪烁,说,你,这是干嘛啊?

我白了他一眼,说,还能干嘛?把麦乐的衣服挂进去吧!

纪戎歌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脖了上的那根红丝线看,他说,一会儿把她的衣服挂到你的房间里就是了。

我说,我的脖子上长灵芝了吗?你盯得这么仔细?

纪戎歌笑,不屑地看着我说,我没看到你的脖子上长灵芝,只是看见了一个好大的猴头菇在上面支棱着。

浑蛋!

他居然敢说我的脑袋就是猴头菇!

想到这里,我就怒气冲冲,抬手就去推他,谁知道他竟然丝毫不动,反倒是我,被反作用力一下子给弹回了衣柜上,身体触及衣柜的那一刻,胸前挂着的那颗庇护了我很久的袖扣居然跳了出来,被那根红线紧紧地系在我的胸口。

一片银亮。

纪戎歌看着那颗袖扣的时候,微微一愣,脸上的表情仿佛凝固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转而,他笑,说,我还以为是白楚送你的定情之物呢!你这么恋恋不舍地挂在胸口,原来,是这么个东西啊!

我斜了他一眼,嘴硬地说道,什么叫做“还以为是白楚送的”,本来就是白楚送给我的定情之物!

纪戎歌一把将我拉进他怀里,嘴角一勾,轻轻低头,眼睛凝视着我,笑,说,你故意在逗我生气是吧?告诉你,我不生气!说完,他就捏起那颗袖扣仔细地看。

我眼睛一瞪,说,你再吵!我就比你还冲动了哈!

但是,麦乐当时太冲动了,她完全忘记,要是张志创被她踢倒的话,会是怎样的后果——在麦乐那一脚踩下去之后,毫无防惫的张志创果真被她一脚踩翻在地,张志创一倒,已经脱尽了衣服的姚麦乐同学“呱唧”也倒在了他的身边。

张志创翻身的时候,麦乐同学稳稳地落入他的怀里。

眼前的一切,活色生香。

麦乐同学捂住胸口,顿时高分贝尖叫!她说,张志创,我杀了你!说完,她就挥舞着小细胳膊冲张志创擂去,胸前春光一览无余,张志创目瞪口呆。

我看着他们如此肉搏,感觉自己被麦乐同学和张志创同学的激情表演给侮辱了,立刻尖叫不已。

门外的纪戎歌一听到洗手间里有我鬼哭狼嚎的动静,立刻冲了过来,不明就里的他推门不开,立刻踹门。

在他一脚踹进门的那一刻,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张志创居然一个翻身,将身无寸缕的麦乐紧紧抱入怀里,自己挡在前面,将麦乐护在了身后,就好像是一个男人,全力以赴去保护一个属于自己的女人一样。

纪戎歌的脚力真大,居然这么轻易地将门踹坏了。他看着神色各异的我们三个,再看我手上搭着麦乐的裙子,还有张志创和麦乐的激情拥抱,他纯黑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狭黠的光,说,不是吧?你们俩再等不及,也得把我们家莫春给放出来啊。

说完,他大手一伸,一把就将我拎了出来,嘭一声又把门关上,他说,他们俩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俩解决吧!你在里面得瑟什么!电灯炮啊你!

门被关上的那一刻,里面传来麦乐的惨叫,她说,于莫春,你这个背信弃义、背叛朋友的女人。我一辈子都不原谅你!

呃……我的大脑突然混乱了,一时之间,白楚的眉毛白楚的眼睛,纪戎歌的脸纪戎歌的唇,他们两个人,就像是在时空之中旋转一样,充满了我整个脑袋。

我有些淡淡的惆怅,思维突然变得三舅老爷的敏感起来。

算了,就当我喜欢上了纪戎歌的美色喜欢上纪戎歌的车喜欢上纪戎歌的房子,才喜欢上纪戎歌这个人好了。

我不介意做拜金女的。

但是,我却发现,纪戎歌居然因为这句话,而眉眼之间有了隐隐约约的欣喜之色,只是隐藏在他凌厉的眉眼之中,很难发现。

当天晚上,麦乐和张志创只能呆在一个房间里同住。

我跟纪戎歌说,不太好吧?麦乐这么个小姑娘,会不会羊入虎口啊?

纪戎歌的眼睛轻轻瞟了我一眼,嘴唇淡淡带笑,说,依照我多年对张志创的了解,这个男人还是很有定力的,你就不要脑袋里总是七七八八那么多假想了,好不好啊?

其实,麦乐同学最痛苦的事情,不是和张志创同居一室的这个现实,而是,她要如厕,她要洗澡,洗掉身上的那些污血,以免伤口发炎。

当我把这个建设性的问题摆在纪戎歌面前时,纪戎歌只说了一句话!他说,莫春,你绝对是个色狼!

切。

他肯定是想我不想正事,可是,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我说得太对了,因为,张志创同学忍不住要如厕了。

麦乐在一边脸都白了!她考虑到现实的问题终于摆在了她和张志创面前!那就是男女大防这个问题!

我看着纪戎歌,纪戎歌看着张志创,张志创看着麦乐,麦乐看着我。

我们四个被这个问题给搞疯了。

最后,麦乐同学和张志创同学在纪戎歌的监督下,终于成功如厕。麦乐背对着张志创,听着那她做梦都没想到会听到的声音,她几乎要崩溃了。

出来之后,麦乐同学疯狂的叫个不停!她指着张志创的鼻子骂,说,让你给我戴什么手铐!你要是再想上厕所,姑奶奶绝对不会让你去的!

但是,姑奶奶麦乐同学忽视了一个问题,就是她需要洗澡,好好洗一洗身上的风尘。本来她是决意不洗的,最后还是张志创比较得体,他说,我是君子,虽然你刚才很想偷看我吁吁,但是我绝对不会像你那么小人,想偷看你洗澡!

张志创的话把麦乐刺激得抓狂,她后悔死自己为什么那么仁慈,会让张志创刚才行了方便。

这两个人舌战结束后,麦乐就在我的帮助下,进了洗手间。

张志创背对着麦乐,我帮麦乐将衣服褪下,麦乐一直盯着张志创,她说,你要是敢看,姑奶奶我就杀了你!在他拎我回客房睡觉时,我突然看到他卧室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摩天轮相片,我笑,说,你的作品?

他冷哼,说,难道只有你的白楚会画画,懂艺术!别人就不可以搞个摄影自娱自乐了吗?

我看了看他放在卧房里的手提电脑,说,里面是不是有很多你的摄影啊?我想看看。其实,我是真的想看看,因为我看得出来,纪戎歌这个男子,应该是走过了很多地方的。

纪戎歌看着我要对他的电脑下毒手,立刻将我扯出了他的卧房。他说,别想三想四了,赶紧回你的了,赶紧回你的房间睡觉去吧。你在我房间里磨蹭,难道你有什么不怀好意的想法?说完,他微微的笑,眉心之间有道轻痕,如雾如烟。

我有些恍惚,但是想起他说的话,就撇撇嘴说,你放屁!

然后,大摇大摆的就走了。突然,我想起纪戎歌曾经告诉我,说,自己养了一只狗,就问他,你家的狗呢?

纪戎歌依在墙角,窗外的风吹进,他的衣角轻飘,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说,莫春,你是不是很认真地记得我说的每句话啊?

我心突然有些虚,但是还是故作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说,屁啊!

纪戎歌也不回嘴,只是微微的笑,些许欣慰的表情,说,这些天我很忙,它被我妈妈带回家了,你放心,你老公我将来会给你养一堆狗的,而且,保证不让它们像你家的太子和贝勒一样,变成九千岁。

说完,他兀自一个人靠在墙边得意的笑。

我没理他的胡言乱语,抱着麦乐的裙子向客房走去。

我刚去到自己的客房时,麦乐已经湿漉漉的从洗手间出来了,她身上反套着张志创的大衬衫,光着两条腿,也不知道他们俩是怎样从胳膊上套过去的。

张志创穿着小背心,一脸冷静的表情,头发有些微微的湿,头发轻轻的贴在额头上,后背湿了一大片,可能是因为麦乐洗澡的时候,他背对着造成的。

麦乐看到我,手里还拎着她的裙子,可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她说,莫春,你个死人,把我的裙子给我!

张志创大概已经受不了麦乐这高分贝的尖叫了,很冷静也很认命地说,反正能看的我都看到了,这是大家心里都清楚的事情了,你也不要再这么折腾着避嫌了。

估计张志创的话,让麦乐很抓狂,但是,她此时身为弱势的一方,又没有什么话来辩解,只能瞪着张志创看,最后来了一句,我不跟长痔疮的人说话!

半夜里,我偷偷爬到张志创和麦乐的卧房边上做卧底,其实,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是什么心理。

结果却被一个黑影一把捞进怀里,是纪戎歌。

因为穿着睡衣,所以衣衫单薄,胸膛的温度就像火一样燃烧在我的后背上,他声音低低,说,莫春,你大半夜折腾什么呀?

我故作镇定地说,我不放心你那个很下流的朋友!

纪戎歌说,你难道不觉得你偷看别人的行为更下流吗?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嘴唇轻轻的划过我的耳际,吓了我一身冷汗,我说,你要干什么?

纪戎歌带着笑,反问道,你想我干什么呢?你是不是巴不得现在麦乐是你,张志创是我啊?

我说,去你三舅姥爷的吧!

说完,我就扯身回卧房,刚走了没几步,脚踝上被什么给勒住了。回头却见到纪戎歌正在用手缓缓地拉我脚上的线。他眉目之间含着笑,在这个寂静的黑夜里,就像一个来自暗夜的天使一样,美得令人发抖。我突然明白,怪不得他会出现在我身后,原来是我走的时刻,这根线把他扯起来了。

那是一根很长很细的线,一端拴在他的手腕上,贴近他的脉搏;一端拴在我纤细的脚踝上,进退不能由我。此刻,他的双手正在缓缓地扯这根线,纯黑色的眼睛闪着戏谑玩味的光芒。

暗夜之中,如此暧昧的场面。

我不知是气是恼,我说,纪戎歌你是不是大脑缺氧啊?你有毛病啊?

纪戎歌就笑,说,不过是好玩而已嘛,再说了,我就知道你今天晚上会不安分!这么多年来,我还能不了解你吗?

我冷笑,说,去你的三舅姥爷的吧!这么多年,你当我是你的哪个红颜知己了?我是于莫春哎,我们认识了不到一年时间吧?

纪戎歌微微一愣,说,我就爱说这么多年,你管得着吗?

我鼻子轻轻一拧说,我当然管不着了,你脑子有病。我看了纪戎歌一眼又说,你这个私自闯女孩房间里绑人家脚的大变态!

纪戎歌就皱着眉头,说,于莫春,你不要这么嚣张好不好?我半夜里去你房间,我在绑线的时候,可跟你说过了,我说,莫春,莫春,我要给你绑根线了,省得你半夜乱跑。你当时睡得跟猪一样。你没说不同意啊!你要是说不同意,我这样的人怎会强人所难呢?说完他就笑。

我气呼呼地看了看脚踝,继续说,变态!变态!大变态!

纪戎歌笑,说,莫春,你这是念咒语吗?你是不是很期望我变成大变态啊?切,你肯定是这样想的,你希望我变态一些,这样子,你明明很享受却装作很无辜地被我欺负的样子。

我想,我大概这辈子注定是这个人的手下败将了。所以,不吭声了。低着头,打算回卧房继续睡觉!谁知道,纪戎歌居然手上拿着我的电话,说,喏,白楚这个男人找了你半天了!

我吃惊地看着纪戎歌,接过了手机。

屏幕上显示着一叠白楚的未接来电,我说,纪戎歌你不是人,你偷看我电话!

纪戎歌就笑,说,得了,你别这么抬举我了。这个电话可是你放在我卧室的,我以为你是我女朋友,就替你收藏着,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红杏出墙居然被我人赃俱获了。

我不理他,走回卧室。

纪戎歌跟了进来,说,你不用着急,他还会打进来的,已经吵了我一晚上了。不过,纪戎歌轻轻说了一句,不过,他说,莫春,你是我的女朋友,所以,我希望,这个男人从此从你的生活之中,消失!我不想我自己很不爽。

纪戎歌的话音刚刚落地,白楚的电话已经打进来了!

我看了看纪戎歌,犹豫再三,终于接起了电话。

白楚的声音缓缓传来,他说,莫春,我给你宿舍打电话了,你不在……

我说,哦,我和麦乐一起呢……

白楚迟疑了一下,说,为什么这么久了,才接我的电话,你不知道我会担心你吗?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里,浓浓的疲惫和淡淡的温柔。

我说,对不起啊……

纪戎歌的脸色当下就变了,他硬着声音说,莫春,我认为你该睡觉了。说完,他就拿过我手里的电话,对电话彼端的白楚说,谢谢你这么关心我的女朋友,不过,夜深了,她该休息了!

电话那端的白楚,大概是愣住了。

他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么急这么快!

不久之前,我还是那个对着他永远温柔和眷恋的女子,还会向他表白,还会为她肝肠寸断。

而这一切,当纪戎歌的声音出现之后,一切都变成了不可能。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对不起,打扰了。我只是想跟莫春说,我最近在准备画展了,大概几个月后的样子……

纪戎歌就笑,说,她会替你很开心的。还有别的事情吗?

白楚愣了一下,声音缓慢,就好像停顿了时空的流年,他说,没,没事了,只是,黄小诗跟我说,麦乐和莫春都不在寝室,所以,我很担心。

纪戎歌眼睛看着我,耳朵听着白楚低缓的声音,他说,莫春不是小孩子了,而且,作为男人,我会保护好我女人的安全。说完,就轻轻地合上了电话。

白楚那一声轻轻地哦,就被关在了电话的另一端。

纪戎歌看了看我,目光清冷,有些不悦,说,莫春,你的样子告诉我,你很伤心?是不是这样?

我咬了咬嘴巴,说,你没有权利要求我什么的!

纪戎歌有些恼怒,眼睛里闪过一团火一样的东西,他一字一顿地说,我没有权力?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有没有权力!

说完,他狠狠地扳过了我的肩膀,纯黑色的眼眸透出的光芒就像暗夜一样落在我的脸上,浓烈,而滚荡,他俯身下来,纯黑色的头发落在我的脸上。在我还没明白过来将要发生什么的时候,他那诱人的双唇已经覆盖在我的嘴巴上。

我一直都垂诞着他那双诱人的唇!

我一直都垂诞着他那张迷人的脸!

但是,此刻当它们都化成一种真实的吻,吻住了我的双唇的时刻,我的大脑突然停止了运转。

混沌。

空白。

迷乱。

[ 返回书目 ]

提示:左右键可以快速翻页哦~


上一篇:第五章 三十、有一种命运,叫轮回

下一篇:第六章 三十三


章节标题:第六章 三十一~三十二

章节地址:http://www.wenxuetiandi.com/wangluo/lexiaomizuopinji/wutongnameshang/xs89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