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2015激励人心的励志的句子大全摘抄,人生经典励志名言名句大全阅读,一句话经典语录集锦,搜罗古今中外名人励志故事大全 [Ctrl + D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励志文学天地网 > 名著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天豹图 >

第十七回 秦氏玩花楼图趣 曹通养性获奇缘

2016-09-14 18:38 [天豹图] / 阅读次数:

第十七回 秦氏玩花楼图趣 曹通养一性一获奇缘

话说曹天吉想道:“我英雄盖世,今日败于施碧霞女子之手,莫说少爷府上无光,就是我曹天吉岂不被人耻笑么?”因此越想越恨,一心只想报仇,此仇不报死亦不休。花子能见曹天吉垂首丧气甚不过意,遂请到玩花楼上将养,说道:“二教师,这件事歇不得的,必要报仇。若二教师不能报此仇,我早有一枝人马去报仇了。”曹天吉道:“什么人马,差到那里去的?”花子能道:“我差花福送书去与我爹爹说知,若我爹爹肯为我做主,任是他三头六臂的哪吒也要人亡家破。”曹天吉道:“倘若太师不肯作主岂不徒然无益?”花子能道:“不妨,我爹爹待我是百依百顺的,断无不依之理,但且放心。我明日要到正(镇)江与我姑丈拜生日,必要耽搁几日。尔若闷时我这花园之中诸物皆有,池中五色莲花、鸳鸯戏水、亭台楼阁,百般景致无所不有,尽可解闷。”曹天吉道:“多谢少爷。”

花子能道:“我下去了。”曹天吉道:“恕我不送之罪。”花子能说声:“不敢当。”就由玩花楼走到沉香阁来。

且说秦氏自从听了少爷的话说曹天吉美貌,他就去屏门内等着观看,只见花兴驮了曹天吉回来,却看得明明白白,果然生得美貌似女子一般,遂心心念念想着曹天吉,竟起了一点一婬一心,眠思梦想怎能与他睡一夜就是死也甘心的。那日正在想着,欲一火如烧,满面通红,将腰一伸叹口气道:“天啊!”却好花子能走到面前道:“出头的在此。”秦氏到吃了一吓道:“原来少爷来了,请坐。”花子能道:“少一奶一奶一请坐。”秦氏道:“少爷,尔说什么出头的在此?”花子能道:“尔在这里叫天,那天字出头岂不是一个夫字?难道我不是尔的夫字么?我所以说出头的在此。

我请问尔,为何叫天叫地?“秦氏道:”只为天与我做对头,热得我心头火发,所以叫天,只恐怕要热到十二月三十夜呢。“花子能道:”又来说戆话了。如今虽然热,只怕到冬天西北风发起来尔又要怕冷了,满身穿皮尔还要嫌冷,火炉内添炭烧得红焰,这叫做有冷有热才是个好光景。“秦氏道:”少爷方才那里来?“花子能道:”在玩花楼与二教师说了闲话来的。“秦氏道:”那小吕布如今怎样了?“花子能道:”十分好有###分了,再将养一二日就好了。只是我来与尔说句话,明日我要到正(镇)江与姑丈拜寿,必有几日耽搁,家中之事劳尔费心照顾照顾。“秦氏道:”这个自然,不必尔来吩咐。天时炎热,尔在那里多赘日也好养神。“花子能道:”这个到那里再看。“遂别了秦氏,下阁来到书房,吩咐家人备办寿礼,极其丰盛。到次日,花子能吩咐家人道:”若有人客来往自有总管料理,尔们要听他的话,门户火烛须当小心照顾。

倘若施必显再来寻打,尔可对他说少爷不在家,若要打等待少爷回来再来打。

“家人应声:”晓得。“花子能又去别了秦氏并众小妾,即叫花吉、花祥随他而去不提。

且说秦氏见丈夫去了,一心想着曹天吉:“但不知他可是个知音客否,可能与奴家说知心话么?也罢,待奴家到玩花楼去勾搭他,看他可是知音么?”遂独自一个下阁,也不带一个丫头,悄悄的来到玩花楼下。只见六扇纱窗开了四扇,楼前的铁马被风吹得叶叮当当的响,又听得蝉声叫得聒耳,好不凄凉。

秦氏若是正经的女子,晓得此处有男人,自然不敢到此而来,那秦氏却是要来寻食的。走到楼下,叫一声道:“楼上有人么?

我少一奶一奶一来了。“一面说一面走上楼来,只见曹天吉赤身露体仰卧床上,那根玉一茎一却直笔朝天一般。那秦氏看见吃了一惊道:”少爷的物事那里比得他来,他长又长大又大。“眼观心想却看得出神。

那曹天吉一心要报仇,就是睡梦也梦与施必显相打,此时酣睡正梦见与施碧霞相打,大叫一声:“施碧霞贱人,来得好利害。”忽然坐了起来。那秦氏吃了一惊,叫一声:“嗳哟!”

跌倒在地。曹天吉未曾见过秦氏,所以不认得,只道是施碧霞打来,急忙跳起来要来厮打。秦氏急了,连忙爬起来喊道:“谁敢无礼?是我少一奶一奶一在此。”曹天吉听说是少一奶一奶一,连忙穿了衣裤双脚跪下道:“少一奶一奶一,念我无知,望乞恕罪。”

秦氏将眼一丢,假意问道:“我且问尔,我少一奶一奶一上楼来,尔为什么不躲避开去?

焉敢公然在此?“曹天吉道:”这玩花楼乃少爷命我在此静养的,我方才一时困倦在此睡着,此乃是少一奶一奶一自己上来的,我因想此处没有女人到此,所以赤身而睡。“

秦氏道:“如此说是我忘记了错走上来,不干尔事,请起。”曹天吉道:“多谢少一奶一奶一。”就立起身来,暗想道:“我赤身露体而睡,他不知上来也罢,既然上来见了就该走下去才是,及至此时亦还不走下去,必非正道,决有邪心。”叫一声道:“少一奶一奶一请坐,我要下去了。”秦氏道:“且慢,我且问尔,尔到底是何人?说明白了才去。”曹天吉道:“我乃江西人氏,姓曹名通字天吉。”秦氏道:“那曹天雄是尔何人?”曹天吉道:“是我的哥哥。”秦氏道:“原来是二教师,真真得罪了。念奴有眼不识泰山,方才不知二教师在此睡走了上来,一见了就要下去,谁知二教师已醒了,真正见笑,尔切不说被人晓得。”

曹天吉道:“说那里话来,这是我无礼冒犯了少一奶一奶一,还望少一奶一奶一不要说与少爷晓得。”秦氏道:“这个话若对少爷说自己先要打嘴巴了。”一边说一边做出万种风情,引得曹通魂魄俱无。

曹天吉虽然是个好汉不贪女色,到此时节见秦氏做出百般风情,怎么不被他着了魔?心中暗想道:“看此光景是有心于我的了,待我再将言语挑他,看他如何?”

遂说道:“少一奶一奶一,尔有此天姿国色,少爷还要这许多小妾何用?”秦氏道:“咳!

不要说起,我家少爷乃是贪花一爱一色之徒,多一个好一个,我也不曾见人家小妾有三十多个的。“曹天吉道:”如此岂不耽误少一奶一奶一的青春了?“秦氏道:”这是我前世不修,今生好像活守寡的。“曹天吉道:”少一奶一奶一,小可有一句话要说,不知少一奶一奶一可肯听否?“秦氏道:”男子汉大丈夫有话就说,何必畏缩不言?“曹天吉道:”要说只恐少一奶一奶一生气。“秦氏道:”尔哥哥与少爷犹如亲兄弟一般,叫我乃是嫂嫂,如今尔哥哥死了,尔在此也是一样的兄弟,有话请说,我是不怪尔的。

“曹天吉笑嘻嘻的走近身边来扯住秦氏的衣道:”少一奶一奶一,既是少爷无情无义,我是个多情多义的,且将这玩花楼权做巫山境界,我与尔来下一局风流棋,看那个赢来那个输。“秦氏道:”别的话我却不怪尔,只这个话我是要怪尔的。我家少爷待尔犹如亲兄弟一般,尔如何来调一戏?我若不看在尔哥哥面上,我就叫家人来将尔拿去送官问罪。“曹天吉想道:”明明是他来寻我的,却又装腔起来,这乃是妇人常套,何须怕他。“遂道:”少一奶一奶一不必作难,从了我也不欺着少爷。“秦氏道:”

还说不欺着少爷,调一戏奴家不算欺,难道要成实事才算欺么?“曹天吉道:”少爷平日一奸一婬一了多少人家妇女,我与尔只多了一个,如何就是欺他?这正是我代少爷分劳。“说声未了,双手抱住秦氏的腰道:”不要作难,从了我罢。“秦氏此时欲一火正焰,口里虽说使不得,心里却巴不得速成其事。曹天吉双手抱了秦氏上一床,秦氏道:”青天白日如何使得?“曹天吉道:”不妨,青天白日才有趣呢。“

正要解一带脱衣,只听得楼梯有人叫道:“少一奶一奶一那里去了,可在上面否?”二人听了道:“不好了,有人来了。”连忙爬起身走开。曹天吉躲闪在床后,秦氏吓得满面通红,假意说道:“我在此乘凉。”碧桃道:“二教师在此养病,少一奶一奶一为何到此乘凉?”秦氏道:“原来二教师在此养病么?我却不晓得。”

碧桃道:“少爷曾对少一奶一奶一说过的,怎说不晓得?”秦氏道:“啊,我却忘记了,如此快些下去。”遂同碧桃下了楼,来到沉香阁。暗恨碧桃冲散我的好事,害我吃了一惊,我必要打死这贱人,叫我如何丢得曹天吉。遂问道:“碧桃,尔到玩花楼大惊小怪的叫我来则甚?”碧桃道:“要请少一奶一奶一吃午饭,四处找寻不见,故此叫喊。”秦氏也不做声,只是恨着碧桃冲散好事,想要打死他又寻无事可打,遂吃了午饭。那碧桃也是该死,见秦氏吃了饭,要去拿茶来与秦氏吃,走到阁上票进房一中,被门槛绊了一倒,将茶杯跌得粉碎。秦氏见了借此为题,遂即变面道:“尔这贱人,如此不小心,要尔何用。”叫秋菊:“取门闩来。”碧桃道:“少一奶一奶一饶了丫头这次,下次再要仔细了。”秦氏道:“不相干。”接过门闩举起便打,不管头面一味乱打,可怜碧桃千求万求秦氏只是不理。前次打红花乃是问一句打一下,此时打碧桃乃是含恨乱打。那春梅、秋菊、双桂见碧桃已打得满身乌青、流血满地,连叫也不能叫了,遂上前劝道:“少一奶一奶一,如今不要打了,下次他也不敢了。”秦氏道:“不要尔多言,尔们也是要来讨打么?”三人不敢则声,退在一旁。那碧桃被打得惨不可言,此时口也不能叫,身也不能动。

那秦氏犹如虎狼一般,任意乱打,不肯少歇,又恨恨尽力打了一下,碧桃忽然大叫一声,已呜呼哀哉,魂魄已归地府而去。

原来这一下打在一陰一户,所以大叫一声就死。春梅道:“少一奶一奶一,碧桃已死了,不要再打。”秦氏闻言,将门闩拨一拨动一动,不拨不动。秦氏道:“死了么?拖了下去,叫家人用草席缠了丢在荒郊空地。”那春梅等三人将碧桃抬了下去,叫家人领了出去。老家人不知何事打死碧桃,又不用棺木收埋,不知何故如此恨他,却又不敢问,只得私自用棺木收埋。因碧桃多口叫了两声就被打死,那春梅他们三人吓得魂不附体,三人私自说道:“碧桃不过打破一个茶杯,也是小事,打几下戒戒嘱他下次须应小心就是了,岂有将门闩乱打而死?是诚何心哉?乃想少一奶一奶一必不是为了茶杯之故,看他面青青的走上阁,吁声叹气,两个眼睛带了杀气犹如要杀人一般,内中必有别情。如今我们须要小心在意。”秋菊、双桂道:“不错,大家小心要紧。”

且说秦氏坐在房一中,心内想道:“虽然打死碧桃,亦难出我心中之气,此恨难消。我想那曹天吉风流俊俏最是有情,正要上场做事,被这娼根叫喊上来冲散了好事。少爷说赛过温侯小吕布果然不差,甚是知心贴意。我好恨呵!恨这娼根冲散,想我的凤鸾才交,方要上手买卖被尔冲散,虽死亦难消我心中之恨。尔打散我的姻缘,尔要七世守孤灯,如今叫我几时才能再与他成其好事?”越想越恨,恨不得此时便与曹天吉成其好事,只是此时觉得身一体甚不爽一快,连晚饭也不吃了,倒在床上翻来覆去再睡不着不提。

且说曹天吉也在那里恨道:“可恼啊可恼,我正要与少一奶一奶一成其好事,谁知被一个丫头叫喊上来冲散,真正可恨。那少一奶一奶一虽然没有沉鱼落雁之容,却有一种风情可一爱一,那一对眼睛犹如秋波含露,樱桃小口、白玉银牙、乌云头发,不近身而自香,就是小小金莲三寸实令人可一爱一,那两只腿犹如玉桂,身白如雪,那偷情眼睛只一丢,引得我魂魄都飞到他身上,动了偷一香窃玉之心。”又叹了一口气道:“咳!

少一奶一奶一啊少一奶一奶一,尔此时不知怎样的难受呢,又不知怎样的念我呢。这也难怪,尔青春年少怎么守得孤单?如今有我在此,不怕凄凉了,必要与尔日夜取乐。“那曹天吉一则想东,一则思西,一夜直想到了天明不曾合眼。爬了起来,梳洗完了吃了点心,只是呆呆的想着秦氏:”昨日惊散了,今日不知可肯来一遭儿乎?“家人送饭上来,吃了饭靠在窗前乘凉。不知秦氏肯再来否,且听下回分解。

[ 返回书目 ]

提示:左右键可以快速翻页哦~


上一篇:第十六回 施碧霞神针救兄 飞天义别妹辞灵

下一篇:第十八回 思谊盟独自无聊 触好情毒意残姑


章节标题:第十七回 秦氏玩花楼图趣 曹通养性获奇缘

章节地址:http://www.wenxuetiandi.com/mingzhu/gudaicn/tianbaotu/xs155886.html